刘昌用谈 BCH 分叉:去中心化社区一定会存在分歧,但分歧不一定导致分叉

01Binary 2018-12-27

12 月 18 日,首届区块链数学科学会议在北京召开。会后,我们与 BCH 算力战亲历者刘昌用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对话。

对话中,刘昌用多次表示去中心化社区一定会存在分歧,但分歧不一定导致分叉。BCH 第一次分叉是由于就扩容问题形成了不可调和的分歧。但最近这次分叉,双方并没有明显分歧,只是由于 Craig 企图接管 BCH 社区,而引发的一场中心化组织对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系统的恶意攻击。

关于比特币,他认为当前比特币价格是由人们对比特币未来的预期决定的。比特币目前更像资产,但随着预期空间变小,将会成为货币。「密码货币迟早会取代法币,但不一定是比特币」。

Q = Binary
A = 刘昌用,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知链创新科技创始人,ChainVC 合伙人,BCH 早期推动者

以下是本次对话内容:

BCH 第一次分叉

Q:2017 年为什么会从 BTC 上分叉出 BCH?

A: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我们先理一下为什么会有分歧,分歧在哪。

从 2016 年 7 月开始,比特币网络出现拥堵,原因在于没有扩容。而实际上当时社区超过 80% 以上的算力都支持扩容,但由于核心开放团队——core——一直不愿开发扩容版本,而坚持按照既有路线发展。因此,一部分觉得需要扩容并且很坚定的社区成员就从比特币社区分离出了 BCH。留在比特币社区的人,其实有很大一部分也支持扩容,只是他们认为,无论有多大分歧都不应该分裂。

我在 2016 年年底写了一篇文章,叫《扩容之争与比特币政治经济前景》。在文中我就分析了为什么这么多人主张扩容,只有小部分人不主张扩容。而这小部分人恰恰是主导开发的。我认为其中有路线分歧,也有理念分歧。这种不可调和的分歧就该通过分叉解决,不应该强行绑定。分叉的两条路线都是可能成功的,所以分叉的好处是增加了探索方向。即便最终有一个错了,还能有另外一个生存下来。还有可能两种路线适应不同的市场场景,都存活了下来,这当然是更好的。所以,我是社区里较早鼓励分叉的人之一。

但社区的绝大部分人认为分叉是对比特币社区的沉重打击,所以即便超过 80% 的人都认为应该扩容,并对 core 团队有很大意见,但真正到了分叉的时候,绝大部分人是反对分叉的,像我这样坚定支持分叉的是极少数。就是我们这些少数派分裂出来的 BCH,而在这个过程中,吴忌寒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一开始我们也不想分叉,也曾积极推动纽约共识、香港共识,鼓励算力投票,后来也获得 80% 以上的投票同意。由于代码开发权在核心开发团队手中,即使 80% 投票支持,他们也不愿意开发扩容版本。比特大陆之前一直希望推动社区共识实现扩容,但最终发现这些都没用。后来,比特大陆开始支持一些其他的开发团队,像 BU (Bitcoin Unlimited)团队。BU 团队当时开发了一个弹性扩容版本,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扩容与否。这是比较理想化的扩容方式,我在 16 年的文章中也曾支持这种方式。但后来发现,弹性扩容过于理想化,技术上比较复杂。另外 BU 开发团队当时技术还不够成熟,运行中遭受过三次攻击。因此,我们想通过比特币社区内部版本竞争来实现扩容的路就走不通了。吴忌寒当时很后悔,一直以来的「搭便车」思想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没有自己的开发团队,过度依赖外界。

从 2016 年 7 月到 2017 年 7 月,比特币网络拥堵了一年,这是不可想象的。另外,当时核心开发团队准备上「隔离见证」。隔离见证的技术改动非常大,把以前交易格式和区块格式都改变了。改变导致两个结果:第一,一旦实行隔离见证,就再也不能回头了;第二,复杂性增加了很多,这就导致以后新团队再想介入开发,门槛会很高。复杂性越高,对先进入的开发团队越有利。现在比特币的节点 96% 都是 core 的版本,其他的版本很少。

刘昌用谈 BCH 分叉:去中心化社区一定会存在分歧,但分歧不一定导致分叉比特币的节点版本分布

刘昌用谈 BCH 分叉:去中心化社区一定会存在分歧,但分歧不一定导致分叉比特币现金的节点版本分布

上了隔离见证之后,按我们的话来说,相当于之前的链被「污染」了。也就是说,万一「隔离见证」之后的路被证明走错了,我们就没有了回头路。那个时候,ABC 开发团队花了两个月紧急开发了一个简单扩容版本,从 1M 扩大的 8M。这不是一个简单改参数的问题,之前所谓的「分叉」都像莱特币、狗狗币这样从零开始,不涉及账本、算法的处理问题。而 BCH 是从比特币的某个高度区块开始分出来,而且没有修改挖矿算法,这在之前是没有过的。

ABC 团队的开发能力还是很好的,赶在 8 月 1 号上隔离见证之前开发出了扩容版本。吴忌寒、杨海波、江莱尔还有我在内的少数人(当时讨论的微信群没有满 500 人)就决定要在隔离见证之前,分出来一个新版本。我很看好这个新版本,但大多数人只是将其视为备胎,希望保留一条原链,实际上这是一种保守心态。

在我的建议下,7 月 22 号杨海波的交易所做一个 BCH 的期货,事先给 BCH 一个价格。有了价格之后,矿工就有了预期收益。有收益就会有人挖矿,有人挖矿这条链就能活下来。正因为有了期货,8 月 1 号分叉的时候就有人来挖矿,BCH 也就相当于存活下来了。这是当时 BCH 分叉的基本情况。

Q:当时分叉 BCH 后存在分歧吗?

A:分叉出 BCH,是为了保持比特币的原有形态、方向和机制,只是进行了扩容适应市场需求。回头去看那时的分叉,我们实际上已经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密码货币,应当根据市场需求做必要调整,而不该固守以前的方案。

但我们在思想上还是存在分歧的。一部分人认为我们是在维护原有体系,是 core 走偏了;另一部分人认为我们是在独立大胆地探索。这里是矛盾的,前者是保守的,坚持正统;后者是不断演进的,跟着市场需求走。

后来 BCH 社区中一直存在这两种观点。这两种观点不是对立的,一个人心里会经常同时有这两种观点。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一个人在做决定的时候,都会存在两种想法——保守还是演进。

BCH 第二次分叉

Q:对于这次 BCH 分叉,你的观点是什么?

A:我一直站在 ABC 一边。这次两个阵营很明确。SV 以 Craig 博士为代表,虽然他不一定是最后决策者,背后资金支持者是赌场老板 Calvin Ayre。Calvin 投资了 nChain、CoinGeek,并聘请 Craig 作为首席科学家。

反对 Craig 的阵营有好几股力量,是相当去中心化的。Craig 的直接攻击目标是 ABC 开发团队,其次比较有影响力的就是比特大陆,再一个就是 Roger,剩下像我们这些可能就排不上号了。

Q:作为亲身经历者,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次分叉的过程吗?

A:BCH 第一次分叉后逐渐稳定下来,之前不支持 BCH 的人也开始进入社区,包括 Roger、Craig。他们进来之后,影响力逐渐增强,大大降低了 BCH 的中心化程度。Roger 的影响力甚至超过吴忌寒。

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系统,决策过程中肯定存在分歧,但都没到分裂的地步,11 月这次也一样。那这次分裂是怎么产生的呢?

从去年分叉之后,为了适应市场需求,提高竞争力,BCH 社区默认了每半年升级一次的共识,而且是硬分叉升级,不一定要兼容之前的版本。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可以干净利落的升级,快速迭代,减轻升级过程中的包袱。

11 月 16 日这次升级是早就确定下来的,具体的代码更新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其中对交易排序(CTOR)是存在分歧的,不少人认为不必要,甚至认为有危害,但没有人明确指出来危害在哪儿。这次升级,包括交易排序,其实也都是 ABC 早期对于 BCH 规划中的一部分。即使这次的更新存在问题,也不会导致不可逆的影响。所以,这次的分叉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分歧。跟多次升级中的分歧一样,各方原本是可以包容妥协的。

那为什么会造成分裂呢?事实上,在 Craig 进入 BCH 社区之后,在不断有意并且有组织地扩大影响力。他们事实上是想以 Calvin 为资本后盾,以 Craig 为精神领袖,接管整个 BCH 社区。他们想接管 BCH 的真实目的,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但他们企图接管 BCH 社区的野心是很清楚的。

从 ABC 团队 8 月 1 号宣布升级代码准备就绪开始,csw 一方就对 ABC 展开攻击。他们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就是我讲过的,人在做决定的时候心里的「保守」与「演进」的两个倾向。体现在 BCH 上,就是遵守中本聪的初始路线还是适应市场需求做必要调整。他们抓住了前者,而前者在社区里有很深厚的基础。Craig 就是利用了社区中这种普遍存在的保守心理,把自己塑造成为维护中本聪和白皮书的代表,甚至说自己就是中本聪。他斥责 core 和 ABC 团队把比特币当成「玩具」,破坏了中本聪建立的基础。他说,中本聪一开始设立的框架非常成熟,可以达成既定目标。所以,他提出要回归比特币 0.1 版本。这样他就占据了舆论高点。Craig 提出,第一要回归白皮书,第二就是要扩容。这恰好就是我们 BCH 社区当初从比特币分出来时的口号。我们当初分叉就是因为 core 团队把系统搞复杂了,并且不扩容,不满足市场需求。他提出这两点之后一下子得到了很多支持,他开始攻击比特大陆和 ABC,称比特大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买通或者指使 ABC 以及一切反对他的人,在破坏 BCH 社区。而他们才是中本聪或者是中本聪的继承者。

实际上,他只是把我们内心的两个会相互转化的正常倾向外部化,将其升级为社区分歧,使其成为导致社区分裂的两个理念。他的舆论宣传很高明。内行人能看出他在刻意抹黑,但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内行人。通过一系列舆论引导,使得社区分裂成为两部分:一部分就是我们这些坚持探索的人;另一部分就是高喊要回到比特币 0.1 版本,回归中本聪和白皮书的人。Craig 抓住了大部分人的心理,树立旗帜并不断增强自己的影响力,然后建立了一个非常紧密的 BSV 社区。

他在八月底就推出了 fork ABC 的 BSV 0.1 版本,将容量从 32M 提升到 128M。这其实意义不大,现有 32M 容量连 1% 都填不满,升级到 128M 能有多大意义?但他要求社区马上就用他的 0.1 版本,淘汰 ABC 的 0.18 版本。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借此掌控 BCH 社区。

ABC 升级都是硬分叉、向前不兼容的特点。于是,他抓住这一点,宣称 ABC 的路线是错误的,SV 才是正确的,所以如果 ABC 敢升级就是分叉,一下子把硬分叉和分裂的帽子戴在了比特大陆和 ABC 的头上。

有很多人看不清分歧到底在哪儿?Craig 他们要的究竟是什么?以及我们到底在反对什么?这也是我在 10 月份写《BCH 的战争与进化之版本之争》的原因。

如果我们不抵抗,我们一年多的去中心化的努力都会白费。我们不能接受一直信仰的自由的去中心化的密码货币被某个人或某个利益集团主导。所以,我们是不可能退缩的。实际上也是如此,吴忌寒、Roger 还有我在内的这些人都没有妥协。开发者虽然内部有分歧,但也基本上都选择了支持 ABC。

目前来看,Craig 试图全面掌控 ABC 社区的目的失败了。Calvin 之前说过,如果失败就会跟随 ABC,但事实是他们没有跟随 ABC,而是独立出来了 BSV。

Q:你对 SV 的观点是什么?

A:我对 BSV 的观点在 2016 年文章中的就说明了:不可调和的理念分歧就可以分叉分别探索。如果去中心化货币内部的分歧很大,他们真得坚信中本聪的原本路线能够解决一切问题,那说不定他们是对的,我希望让他们分出去进行尝试。BCH 社区很多人也是这种态度。

但我们的这种观点被他们渲染成:这次分裂是比特大陆发动的。Craig 他们很擅长将复杂的事情做成简单的标签来抹黑他人。BCH 相对比较包容,没有主动去攻击 BSV,更多地处于一种防御状态。他们抹黑我们,我们也只是解释一下。由于我们这边真的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社区,所以我们也很难组织起来去攻击他们。

Q:这次算力战中,为什么 ABC 一直处于防守,并在分叉后连续更新并增加检查点?

A:ABC 增加了重组保护(检查点)后,战争才结束。分叉之初,Bitcoin.com、BTC.com、Antipool 等矿池切换了大量比特币算力来保护 ABC 版本。Craig 他们发现 ABC 算力太大,就没有发动事前宣称的 51% 攻击。之前大家支持 SV 就是觉得他们拥有 BCH 社区百分之七八十的算力。我很早就说过,算力是可以调节的。

实际上,分叉后 ABC 算力远超 BSV,我认为战争基本结束了。但 Craig 他们不承认。他们威胁称,可以一直对 ABC 版本保持攻击威胁,只要切换的算力撤出,就会发动攻击。为此,双方每天烧几百万做攻击威胁和防御。这不是一个稳定可持续的状态,烧钱谁都撑不下去。为此,ABC 版本在 0.18.5 版本增加了重组保护,每 10 个区块设一个检查点,就能杜绝超过 10 个块的链重组攻击,对交易所而言,10 个确认就能保证安全,从而使算力攻击失去意义。

正是增加了重组保护,才让 Craig 他们彻底失去了成功攻击的可能性。Calvin 这时才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只要 ABC 版本加重放保护,就结束攻击。但实际上 ABC 并没有加重放保护,他们也放弃了。

增加检查点和重组保护,使得坏名声落在了 ABC 这边,很多人都在指责我们,但事实证明这是有效的:加了之后,战争真的结束了,双方停止烧钱,整个密码货币市场停止失血。

我们在战争中一直处于被动防守。事实上 BSV 是比较容易攻击的,但是我们不愿意去攻击他们。就像吴忌寒之前说的,他们分出去对社区长期发展是一件好事,不然他们还会持续在社区内争权生事。

Q:重放保护和重组保护的差别在哪?

A:这是两回事。重组保护是为了防止已经全网接受的链按最长链原则被重组,以及由此带来的双花攻击。而重放保护是为了防止重放攻击。重放攻击是指,一条链分成两条链之后,由于之前账本和未花费 UTXO 都是一样的,如果这时在其中一条链上发起一笔交易,交易确认打包之后,可能会导致其在另一条链上资产也会丢失。

举个例子,这次分叉之后,我在 ABC 的链上进行一笔交易,用私钥签名并全网公告确认之后,我会消耗未支出的 BCH;但如果此时有人把我私钥签名后的交易再在 BSV 的网络广播,由于之前的未花费 UTXO 一样,我的 BSV 也会被支出,而这不是我的本意。这就是重放。

ABC 从 BCH 最初的分叉时就加了重放保护;而 BSV 在发现不能杀死 ABC 之后也同意加重放保护。

Q:BCH 社区之前为什么固定每半年更新升级一次?

A:固定更新时间是为了让大家都有一个固定的心理预期,并且能快速同步更新版本,哪怕版本没有重大改变。在两次更新过程中,如果有好的建议,可以提出来并且加入到下次升级中去。

我八月份在曼谷会议中曾强调,11 月份的升级没有重大问题,所以我们就不能在已经公布了升级时间后将其取消。一旦有一次这样做了,之后再升级时,生态就会存在质疑:这次升级会不会也被取消?质疑存在,就会导致整个社区在下次升级中不能很好地同步,这是很严重的。所以,给社区一个固定的心理预期很重要。

另一个原因,现在各条链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希望 BCH 能够及时吸纳其他链已经被证明好的地方,不断更新改进 BCH。

Q:我们看到,这次分叉对于 BCH 社区的冲击是巨大的,无论是从价格,还是从普通投资者的角度。你认为这些冲击或者影响到底有多大?会持续多久?

A:这次的影响确实是非常非常大。实际上,这是一次中心化组织对去中心化的密码货币系统有组织的攻击。我们现在遭受这么大的损失,就是因为这实际上就是一次攻击,一次利用算力、资金、舆论工具等对整个 BCH 社区的攻击,就像一个国家经历一次战争一样。这场战争实际上我们没有输,但他们也确实带走了社区里的很多人,这是巨大的损失。

影响是否会持续?我认为现在已经到最大了。这次影响这么大主要是因为人们对这个问题的不了解。十月份的时候,我写《BCH 的战争与进化之版本之争》,就是因为社区里太多人对这次分叉看得很模糊。在对方不断的舆论攻击下,加上比特大陆现在处于静默期,导致 ABC 一直处于被动。

社区里一些新人、缺乏社会政治经验和较为激进的人被 BSV 吸引走了,剩下的这些是理解比较透彻且较为理性的。社区之后的发展遇到的阻碍会变得小很多,也会更加包容。这算是这次分叉带来的第一个好处。

另外,在这个社区基础上,我们将很好适应市场的需求演进。当熊市结束,我们的社区将更加适应市场,BCH 会更受市场欢迎。

现在来看,ABC 的未来是比较乐观的,BSV 的问题反而会比较大。第一个就是技术上的问题,第二个就是成本问题。技术上,BSV 作为一个新的团队,想要快速扩大区块并保持系统稳定,并且回归中本聪 0.1 版本,处理 core 和 ABC 所做的上百个技术更新,都很不容易。成本上,之前 BSV 在大战中已经花费了很多,现在也基本上是在烧钱,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盈利模式,是不可持续的。现在密码货币的应用是有限的,价格更多是泡沫。2018 年的市场变化表明加密货币至少有 90% 是泡沫。他们要想获得收益,可能就需要等到下一个牛市。

Q:分叉导致价格下跌的逻辑是什么?

A:不是每次分叉都会导致价格下跌,牛市中是会涨的。那为什么现在大家会产生分叉恐惧呢?这主要是由于大家早期对比特币和区块链的理解和预期有偏差。分叉会导致两个问题:第一,原来 2100 万的总量变成了 4200 万;第二,通过分叉进行演进的方法不符合人们的一般倾向。人们一般是追求稳定的,希望一直团结。

Q:BSV 宣称大区块已经吸引了金融机构的关注。如果消息属实,ABC 会选择如何应对?

A:大区块的方案没有错,我们都想让大公司进入。他们认为,中本聪的版本已经为这一切做好了准备,不需要做很多改变,只需扩大容量,就能满足大公司需求。他们一直在吹有大公司,但也没说是哪家。而且,这个过程真得那么简单吗?并不是。网络性能要稳定,各节点账本要同步,这些都是扩大区块伴随的技术问题。ABC 现在正在做的 CTOR、预共识、石墨烯等开发方案就是在为大规模扩容做技术准备,以备未来的大规模市场需求。BSV 认为这些都是错的,只要回到中本聪早期版本,然后放开区块限制,扩容就完成了。

我们和他们的目标都是提高 TPS,吸纳大公司进入。但不同的是,他们认为中本聪版本足够成熟;而我们是在不断根据市场需求逐步演进。

他们是在「画饼」。之前他们测试过一个 64M 的区块。怎么做呢?不是通过全网广播交易打包,而是自己制造大量粉尘交易,不广播,用自己的节点打包了一个 64M 交易区块,区块广播之后,其他节点跟不上,通过内部协调接受这个大区块,然后宣称实现了大区块。这种方式让我想到了「亩产万斤」。

Q:BCH 使用的仍是比特币白皮书,但现在不断进行各种更新升级,是不是违背了最初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的初衷?

A:方向没有变,我们还是想实现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但我们发现,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系统是成熟且满足市场的。虽然社区内对是否做智能合约存在分歧,但 ABC 和 SV 其实在这个上面是没有分歧的,都认为既要做「世界货币」,也要做「智能合约」。SV 希望在主链上做智能合约,我们这边相对比较保守,建议在二层搭建智能合约。这个是由比特大陆主导的「虫洞」在做。如果之后发现「虫洞」系统有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将其抛弃,不会影响主链,也不会对「世界货币」的目标造成不可逆影响。

到目前为止,我们基本上没有改变比特币白皮书里的内容,尤其是关键的 PoW 算法。但如果事实证明,白皮书中的某些内容不符合现实发展,我认为应该去改。不过,在能不改的情况下,我不建议主动修改白皮书。

Q:这次分裂之后,ABC 社区会不会面临再次分裂?

A:实际上,分歧是始终存在的,但分叉并不容易出现。从去年开始,ABC 团队、BU 团队和吴忌寒等人之间都有不同设想,但不同设想一般不会导致僵持不下的分歧。比如吴忌寒提出要缩短出块时间,结果社区里很多人不同意。这种情况下,他也就没有坚持。ABC 和 BU 也是如此,都曾提出一些建议,在被社区否定后都没有继续。大家都清楚,分叉是件严重的事。所以即使存在问题,大家也不会第一时间想到分叉。

这次分叉的根源不在分歧。我之前文章中分析的很透彻,这次分叉就是因为他们想在社区「革命」,如果「革命」失败就分裂出去。有人会问,BSV 现在这么一致,他们就不容易再次分叉,而 ABC 是不是就更容易再次分叉?

其实不是。ABC 这边都是很愿意沟通和协商的。ABC 会按照市场需求去演进,我们不是说非得坚持走这条路而不接受改变。一般而言,只有达成很强共识的决策,我们才会推进。ABC 团队拥有代码开发权,所以在不存在明显分歧并且不是很重要的问题上,ABC 可以做主。但在比如调整难度规则这些重大事件上,ABC 做不了主。难度规则调整由 ABC 执行,但不由他们决定。

BCH 社区更像一个去中心化组织,即便出现分歧也不会导致分裂。真正的分裂就是 Craig 这次,由于看似不必要的分歧导致的。

ABC 是不是更容易比 BSV 更容易分裂呢?从去中心化程度上来看,貌似是这样。但 ABC 分裂事实上很困难。因为即便存在分歧,大家也愿意沟通解决。而这次 Craig 是完全不愿意沟通和接受其他可能性。如果他愿意,我们完全可以在这次升级完成之后再来讨论他的设想,就不会分裂。

那现在 BSV 是不是就不会分裂呢?现在 BSV 的核心团队很紧密,但问题在于,他现在的简单逻辑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中会面临很多挑战。比如说他现在用 128M 区块打包交易,如果区块过大,其他节点同步不了或被攻击,怎么办?他们现在简洁的路线不一定能够推进下去。当问题真的出现的时候,他们也会出现分歧。

他们的想法是典型的一元主义,坚持只有他们才是对的。他们很激进,而且非常敌视相左的意见。他们的口号是,先干掉 BCH,再干掉 BTC,最后干掉所有其他的链,只剩 BSV 一条链。这种思想下,如果他们内部发生分歧,那就严重了。而且这个分歧肯定是会出现的,因为市场环境是多变的,如果你的路线一成不变,是不可能适应市场需求的。他们现在就出现了一些分歧,但由于存在 Craig 这个精神领袖,能够压制这些争议。精神领袖能够解决分歧的问题,但解决不了发展的问题。

所以,他们现在存在一个两难的问题。如果他们继续一元理论,就会适应不了市场的需求;如果他们选择适应市场需求,就会出现不同的声音。一旦领袖光环消失,他们会更容易分叉。

Q:ABC 还会继续扩容吗?

A:当然。扩容有两个条件:第一是市场需求,根据需求确定是否扩容。现在的需求 32M 已经足够满足。第二就是技术条件,不能只是简单的扩大容量,要同时保障系统安全稳定,尤其是必要的去中心化,否则扩容没有意义,支付宝的容量已经足够大了。

比特币的未来

Q:你如何看待这轮熊市?比特币的底部在哪?

A:我个人认为差不多已经结束了。

Q:怎么看最近的币价上涨?

A:跌了那么久也是可以适当反弹一下了吧。未来即使要跌,跌的空间也不大了。

Q:未来 BCH 能够超越比特币吗?

A:我们现在只想做事(笑),做着看吧。等牛市到来,市场需求真的出现了,才能检验谁才有价值。

Q:比特币是货币还是资产?

A:我觉得是一种货币。正因为它是一种货币,才有可能成为资产。它不可能成为直接成为资产的。黄金成为资产,是因为曾经是货币。货币不一定要有锚,相反它能成为别人的锚。

但比特币现在更多体现为一种资产,是因为更多的应用还没实现,人们对它的预期空间还很大,它的价值还不稳定。当它真正大规模应用,并且已经完成设想之后,预期空间就会变小,就会成为一种货币。

Q:比特币的刚需在哪?是灰色经济吗?

A:灰色经济之前在比特币交易中占据很大的比重,但现在逐渐转移到门罗币这些匿名币上去了。比特币还是有一些实际应用的,比如跨国转账。

Q:比特币价格为什么可以那么高?

A:比特币价格里的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人们对比特币的未来预期所决定的。为什么波动那么大?恰恰是因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预期。预期会受到各种外界因素影响。只有当实际应用越来越多,预期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比特币才能够越来越稳固。

Q:你认为未来会有这么一天,各国放弃自己的法币而转用比特币吗?

A:我们曾这么想过。我们之前认为比特币不断适应市场需求,就能朝着既定目标前进。但事实证明,进入主流之后,比特币框架不一定能适应复杂的市场环境。

这样说吧,我认为密码货币迟早会取代法币,但不一定是比特币。

吴忌寒、杨海波、江卓尔等

Q: 你和吴忌寒是怎么认识的?

A:我之前一直不认识吴忌寒。讨论扩容方案时,当时杨海波在群里说有个 ABC 版本出来了,我表示非常支持。就这样,我先在线上认识了杨海波。当时为了确保 ABC 版本有矿工挖矿,杨海波提出通过 ICO 筹资挖矿。可我认为这个方案不可行,于是我就直接加了他微信,建议他在自己的交易所开通 BCH 期货。有了期货就有了价格,有价格就肯定会有矿工来支持。他也接受了我的观点。到这个时候,我也不认识吴忌寒。

到了十月份,BCH 出块时间波动非常大,社区很不稳定。我知道,是时候改变算法难度了。当时吴忌寒、江卓尔、杨海波他们在社区里影响非常大,于是我就找到了他们,跟他们说了我的想法。我们之间都没有客套,直截了当地聊了这些话题。我问他们技术上可不可以调整难度,杨海波说是可以的,一个区块调整一次都可以。那我就建议改成逐块调整,吴忌寒就认为现在刚刚分叉出来,社区还不稳定,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调整难度,建议往后拖拖。我告诉他们,如果出块时间还是这样剧烈波动,没有人敢用,BCH 是没有前途的。他们当时担心开发者不同意,于是我就去和开发者协调,之后我又和社区商量,这样才顺利推进了这件事。

因为建议开期货,我认识了杨海波;而在协调难度调整的过程中,我才和吴忌寒建立了联系。外界黑我,说得好像是吴忌寒雇佣了我,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而且,这些东西没法解释,越解释越说不清。

Q:你怎么看江卓尔?

A:他喜欢逻辑思维,喜欢和别人就一个观点进行争辩,并在争辩中不断检验自己的逻辑。他会抓住别人逻辑上的漏洞,使劲攻击。但私下里,他是一个比较理性、容易沟通的人。

在这次算力战中,江在战前一段时间没有明确的方向。但经历了深入思考的一个过程后,他有了明确判断,临近战前写了一系列文章分析战争,并支持 ABC。人的精力有限,我们现在做的都是我们现在认为对的事情,考虑不清的问题可以放一放。

Q:你认识刘晔吗?

A:认识,之前在群里很熟悉。但这次他选择了支持 SV,而且很激进。

Q:你是怎么听说比特币的?

A:我是通过新华网和新闻联播看到的比较正面的宣传。那时候我比较闲,就研究了一下比特币,觉得比较靠谱。当然,不是所有学经济学的都觉得比特币靠谱。

Q:你是什么时候买的?

A:BTC 是 2013 年 10 月开始买的,BCH 在去年九四之前买了一部分,去年九四前后换仓了,从 BTC 全部换到了 BCH。

Q:你会在什么情况下卖掉手中的比特币这些?

A:我在今年一月份高点的时候已经卖掉了一部分,后来接回来了,事实证明,接早了。

Q:为什么你选择在今年 1 月份卖掉?你是看到了什么迹象?

A:太疯狂了。那时候连续几天上涨 20%,怎么可能撑得住?

Q:在加密货币领域,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你吗?

A:比特币第一次分叉改变了我。在那之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只是持币者,简单地支持核心开发团队。但 2016 年 7 月,我吃惊地发现,比特币网络拥堵了而核心开发团队没有去改变。在那之前我坚定支持 core 开发团队,但之后我就开始反思自己。从那一天开始,我开始和原有的一些朋友分道扬镳,我开始反思 core 的问题,思考为什么会扩容分歧得不到解决。考虑了大概两三个月的时间,写了一篇《扩容之争与比特币的政治经济前景》。那是一个转折点,从那之后我开始真正独立思考密码货币问题。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下载链闻 ChainNews Apps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公众号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