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 31QU 的第 364 期推送 -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EOS 过度中心化、被少数人控制的话题,再次掀起波澜。

8 月 23 日,针对昨日去中心化版维基百科 Everipedia 首席信息官 Larry Sanger 的言论——“如果 EOS 被中国财团中心化控制的话,将放弃开发 DApp”,李笑来评论称,“没有我,哪有 EOS 啊?”

作为 EOS 主网上线后的首批 DApp 项目,Everipedia 曾因是 EOS 首个空投项目备受瞩目,如今,连在 EOS 生态中创业的团队,都开始诟病 EOS 的社区治理问题。


今年以来,随着主网上线、浮光渐消,与 EOS 同时期的公链搜索量,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加上 Algorand、Nervos、Palkadot、Cosmos 等新一代公链崭露头角、带走流量,进一步加剧了情形。

币价的低迷、新代公链新消息迭出,这似乎也彰显着 EOS 等公链的雄姿不再,但事实真是如此吗?31QU 对话 EOS beijing 创始人玉石,谈 EOS 暴露的问题、谈 DApp 生态、谈节点收益,以及公链的未来发展方向。

文 / 31QU 灵芝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 公链节点不是门暴利的生意 **
去年热火朝天的节点超级竞选,还历历在目。 当时,号称手上有八位数 EOS 数字货币基金的 EosStore 高调入场,创始人陆海峰介绍,EosStore 未来“或将基金里面的全部资金投入到 EOS 数字货币生态当中去,帮助 DApp 的开发和孵化”、“即使不参加竞选,他们也要建立和开发者的联系。” 彼时,EosStore 还举办了一场媒体发布会,每位参会者都收到了一枚硕大的西柚,寓意满满,整个会场热闹非常、激情四射。但如今, EosStore 沉寂多时, 前后迥异的场景恍若隔世。 除此之外,EOS 佳能、EOS 引力区、EOS ASIA、EOS beijing、meet.one 等节点也各出奇招,线上、线下活动迭起,共同将 EOS 的讨论热度,推向新的高潮。 7 月 3 日,EOS 超级节点投票竞选结果出炉,火币矿池一路狂飙夺得桂冠,共有 7 个中国团队脱颖而出,入选前 21 个超级节点。 节点竞选暂告一个段落后,紧接而来的是热闹非凡的 DApp,BetDice、EOS Pixel 等游戏一度刷屏,另一方面,盛行的竞猜、赌博类游戏,也让 EOS 被冠以“博彩公链”的称号。 此后,媒体陆续爆出火币 EOS 节点投票牟利、超级节点间抱团结盟;BM 现身 EOS 电报群发表观点,“被离开”;因为效率等问题,EOS 仲裁制度备受争议;号称为全球最早、最大的 EOS 社区、唯一有 Block.One 高层早期常驻的海外社区 EOSgo (forums.eosgo.io)也传出疑似“死亡”的消息…… 问题重重,看似无解。 虽然 EOS 热闹不再,但依然有人进场。 一星期前,OK 矿池后来居上,其矿池的 EOS 节点排名突然从节点第 24 名,迅速跃到第一位,手握 2 亿票的 OK 矿池,还开启了“OK 矿池 EOS 节点英雄追逐赛”活动,声称要投出 1.15 亿票。 不过,媒体区块律动分析,按照 EOS 一票 30 投的规则,OK 矿池最多需要准备 400 万票,就可以覆盖所有的投票。但就算 OK 矿池准备了上亿票,依然“不能把知名的开发者社区节点送进前 21 名”, 因此,并 不会对当前的超级节点格局,产生颠覆性影响。 无独有偶,EOS beijing 创始人玉石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告诉 31QU,EOS 最早开始竞选的时候,只需几千万票就能排名靠前,但现在,要想成为前 21 个节点,“至少要有 1.6 亿票”,“节点格局已经相对稳定,要想颠覆比较困难。” 此外,他还表示,“如今,节点投票已经是获利的商业行为,很多节点设置了分红权,而目前超级节点的收益,较之前已经下降了 80%。”EOS 超级节点并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玉石判断,未来节点的收益空间还将进一步压缩,“最终会无限趋近于 0。”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EOS beijing 曾试水开发 DApp

竞选节点是一回事,DApp 又是另外一回事。 去年下半年开始,随着 EOS 主网上线,致力于 DApp 开发的团队也迎来了春天。 去年 11 月,31QU 采访玉石时,EOS beijing 正在筹备链游 EOSDOTA (Defence Of The Alliance),作为 EOS 首款即时 PVP 卡牌策略游戏,集卡牌收集、卡牌交易、强化养成、天梯对战、竞技夺卡、每日活动、成就荣誉、彩蛋大奖等于一体。 “当初我们的本意,其实是为 EOS 生态增添更具好玩性、而非单纯围绕赚钱展开的游戏。 ”
玉石表示,卡牌的设计过程并不容易,经过多方辗转后,他才从数百张原图里挑出了一百多张人物,“设计了故事背景”、“原本想着为每个人物设计故事,最终没有如愿。” 据了解, 虽然在可玩性上,EOSDOTA 仍然不如传统游戏,但在竞猜、博彩游戏充斥的 DApp 生态中,已经算是一股“清流”。 他表示,EOSDOTA 的顺利不是团队的功劳,而应该归功于 EOS,“游戏推出后,很多 EOS 支持者慕名而来,很多人自发地帮团队推广。”玉石介绍,游戏上线后第一个月,EOSDOTA 的流水曾达到一万多枚 EOS,那是最辉煌的时刻。 数月前,EOSDOTA 已暂停更新,“原因很简单,不赚钱了呗。” 据介绍,EOSDOTA 的收益来源主要依靠玩家抽取卡牌、交易卡牌所得,随着熊市来临,玩家数量骤降,游戏的收入也大幅度减少,最后不得已只能暂停更新,“目前游戏还在运营,主要是团队烧钱支撑着。” 玉石表示,短时间内游戏不会停服,“玩家还可以继续玩。 经过这次试水,他总结道,“后面我们发现,其实好玩的游戏也不一定要排斥那些能让玩家赚钱的玩法,比如我们后期推出的挖矿玩法,证明确实能留存住部分用户。”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 折射出的公链现状 **
今年以来,曾经的明星公链,EOS、波场、IOST、星云链等声量渐消,似有偃旗息鼓之势。 EOS 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 今年 6 月的 EOS 一周年发布会上,官方公布了三款新产品和一项更新。其中,三款新产品分别为与 Coinbase 合作推出的 EOS 教育项目 Coinbase Earn、和 Yubico 合作推出的硬件私钥 YubiKey,以及社交媒体应用 Voice;此外,还宣布要更新 EOS 2.0,引入 EOS-VM。 发布会前两日,EOS 的母公司才花 330 万 EOS 购买了海量内存,一下子成为 EOS RAM 第一大户。 不过,这些“利好”消息似乎没有体现在币价上,发布会后,EOS 应声下跌,发布会上公布的几个项目,也如投入湖中的石子,激起几朵微小的浪花后,很快沉寂。 在核心团队探索的另一边,是进展缓慢的 DApp 生态搭建。 “目前公链已经到了瓶颈期,大家还在非常辛苦地探索,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检验,很多链游的模式,已经被证明活不下去。”玉石告诉 31QU,在公链生态没形成完善的商业模式之前,没有赚钱效应的链游,依旧吸引不来开发者,“DApp 在风口上,最大问题是现在没风,吹不起来。” “相对于波场、IOST、星云链这些公链,EOS 在 DApp 生态扶持方面,反而显得更去中心化。 ” 玉石表示,在早期计划中,EOS 每年的增发确实有一定比例用于开发者激励,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推进过程困难重重,社区无法达成共识,计划最终不了了之。 而那些原本就缺乏造血能力的开发者团队,不得不陆续退场。 在玉石看来,目前游戏仍处于一个相对早期的阶段,区块链游戏在好玩性上根本比不过互联网游戏,玩家没有理由转战区块链。 DeFi 或许是个机会。“基于智能合约的借贷产品,确实能解决目前金融产品的一些痛点”,他表示,现阶段,市面上很多去中心化借贷产品都是超额抵押,而且抵押的都是主流加密货币,能确保资产的流动性,“最大的不确定性,还是合规的问题。”

事实上,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后,当初被光环笼罩的公链,已经逐渐露出了它原本的面目,人们对其的认知,也越加清晰。

对 EOS 来说,在低迷的币价之外,整条公链还面临着被诟病中心化、节点间共谋、DApp 生态停滞不前等问题。接下来,EOS 该何去何从,已经成为 EOS 信仰者关心的问题。

不过,除了 EOS,未来一段时间内,几乎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都会经历这种突围的阵痛。

声明: “31QU”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31QU”授权。未获授权严禁转载。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 ● ●

发现号 | 公链“改朝换代”,再陷财团控制争议的 EOS 到底怎么了?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