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阐述了中产阶级创造者如何捕获价值,以及为什么加密货币为微型经济体的复兴创造了条件。

原文标题:《Social token 与 DAO 思潮下微观经济体的崛起》
撰文 : Coopahtroopa, Kinjal Shah

我们进入了投资的新篇章。

交易是社交活动,而银行利润是 MMORPG 游戏。

看看 DOGE、SHIB 或 GME,我们理所当然地视之为轮盘游戏而已。然而,在这些实验中,一种更有前途的东西正在崛起 --微观经济体(micro-economies.)。

社交代币与 DAO 思潮下微观经济体是如何演变的?

通过将金融资产与社会资本交织在一起,我们现在看到了一种由在线社区协调、主导的新型资产类别。

这就是微观经济的兴起。

本文将以中产阶级创造者为例,阐述他是如何捕获价值,以及为什么加密货币为微型经济体的复兴创造了条件。

什么是微观经济体?

微观经济体就是这样的社区:

  • 总市值低于 100 万美元

  • 活跃成员 100 名以下

  • 争取劳动公平

  • 没有公司实体(LLC,corp 等)

微观经济体有着共同的使命,其产品未成形,且成员几乎没有收入。就像最早的雇佣关系,类似于合作组织或委员会之类的结构。

早期的贡献者刻画出他们自己的角色和制定报酬,松散地组织起类似于 Teal 的组织。在该组织中,每个成员定义了自己对小组的职责范围和价值。

社交代币与 DAO 思潮下微观经济体是如何演变的?

由于社交代币和 DAO 的出现,现在社区有能力创造共享的金融资源。

DAO 提供开放的准入和代表所有权的工具,可以看成是一个社区银行。现在我们更多地看到,社区拥有代表该银行所有权的共享货币,即社交代币。

社交代币与 DAO 思潮下微观经济体是如何演变的?

这些基础让新的商业阶层的出现成为了可能。

创造者中产阶级

创造者中产阶级是未来的夫妻老婆店。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互联网使成千上万的社区得以出现。但是,主要受益者仍然是前 1% 的人,而约 97% 的 YouTube 创作者的收入低于国家贫困线。

小众社区的出现使互联网成为一个充满活力和开放的生态系统。在网络社区内,创作者正在演变为中小企业,旨在激活他们的铁粉。

现在问题变成了:我们如何使长尾创作者开辟一条可行的道路?

让一个小众社区成为一个有意义的企业,他们需要赚取收入和获取价值。

微观经济体的工具

创造者的工具使微型经济体成为可能。从 Web2 转向 Web3 产生了收入流,社区所有权优先于个人所有权。

社交代币与 DAO 思潮下微观经济体是如何演变的?

在 Web2 中,创作者通过 SaaS 工具谋生,通过写作、创作艺术作品或工艺品而获得报酬。

在 Web3 中,创作者通过发行社交代币或 NFTs 来赚钱,NFT 代表着数字媒体所有权。

代币化提供了一个众筹的途径,同时也确保早期支持者得到回报。它优先考虑社区所有权,在 $VALUE 和 $ESSAY 等早期 Mirror 活动中最能体现。

创作者的获利不是线性了,意味着代币的衍生价值往往是日常收入流的数倍。

这些工具为社区提供了一个直接的方式来赚取收入,同时也提供了与成员共享(和增加)价值的媒介。

在 Web2 里创作者是被动的,而 Web3 改变了这种情况,将社区变成有效的微型经济体。

人们可以借助 Coinvise 和 Rally 这样的平台创建微观经济体。对于贡献者来说,它提供了一个非常规的途径,让你可以做喜欢的事,并在过程中获得可观的资产报酬。

最终的普及将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数十万个小众社区向他们最亲密的朋友传授加密技术是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的。

关键参与者

最杰出的微观经济体,我们可以看到像 Anish Agnihotri 这样的年轻选手——在学业之外的夜晚和周末,在 Polychain 全职工作,利用 Mirror 和 Zora 建立 PartyDAO 这样的社区。

种子俱乐部(Seed Club)、Six 和 CRE8 俱乐部正在建立管理下一代微观经济体的系统,是创作者从 0 到 1 的最佳实践。

像 Bankless 这样的加密货币媒体机构现在正在向 DAO 过渡。这与 Forefront 和 Global Coin Research 并驾齐驱,他们都在用自己的原生代币激励写作贡献。(还有更多的相关例子在路上)

社交代币与 DAO 思潮下微观经济体是如何演变的?

PleasrDAO、SongCamp、SquiggleDAO、Gremlins 和 CypherDAO 都开始聚集在一起。虽然大多数微型经济体不会有 500 万美元这样的资金来购买爱德华 . 斯诺登的第一个 NFT,但当它们共享资源以追求实现某个任务时,它所展现的力量是让人振奋的。

社交代币与 DAO 思潮下微观经济体是如何演变的?

微观经济体如何演变

当一个微观经济体站稳了脚,社区通常会联合起来,以进行扩大发展。

这是通过国库多元化( Treasury Diversification)来实现的——一种直接从 Treasury 中把代币卖给想购买大量股份的出资人的交易方式。它不仅为社区提供了运营资金,而且由于受到了世界级投资者的社会支持,因而给到了代币更多的信心。

像 Friends With Benefits、Badger、Lido 和 Index Co-op 这样的社区都成功地执行了 Treasury Diversification 提案。

一旦有了运营资金,我们开始看到从单纯的代币偿付模式演变成更标准的支付结构和类似于传统公司的角色。这种介于社区代币和 USDC 之间的混合体可以与硅谷的支付薪酬方案相媲美,而且代币化的股权默认是流动的,可以在 Uniswap 等全球 DEX 上 7*24 小时交易。

这种流动性让收入可以直接流向贡献者。当微观经济体赚取收入时,他们会被激励通过社区 treasury 来实现,因为代币价格应该随着 treasury 的增长而上涨。

Coordinape 和 SoureCred 等工具方便微观经济体更好地对贡献进行排名——最终建立起支付的报酬与创造的价值(而不是付出的时间)紧密相关的组织。

由于像 Parcel 这样的项目,跟踪、分配和核算社区财务部的付款变得非常简单。

总的来说,加密货币为可持续的创造者中产阶级提供了一个基础。

很明显,一个创造者中产阶级正在出现,现在有一个明确的路径来创造和获取价值。工具已经存在,但真正的财富创造要需要靠创作者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