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需把握加密货币趋势并做出相应的策略改变,才能在未来加密数字金融世界中占有优势地位。

原文标题:《不需要银行的银行业务》
撰文:谷燕西,美国力研咨询公司创始人、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资产行业的研究和从业者

在互联网时期,比尔盖茨有一句流传非常广的名言。大意就是我们会继续需要银行业务,但是未必是通过银行来做银行业务。互联网时期的金融行业中的应用发展也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他这个观点。由于互联网带来的信息交流的极大的方便,人们越来越少的利用传统的方式来进行银行业务。这具体表现在人们对银行物理网点需求的减少。越来越多的银行业务是通过网站和 APP 来进行。但这样的影响而只是影响了银行业务的开展方式,这些业务还是通过银行来进行。而第三方支付的发展却导致越来越多的银行业务通过银行以外的机构来完成。这就形成了同银行的直接的竞争关系。此前只能通过银行来开展的存贷汇业务,现在可以通过非银行机构来进行。

互联网只是带来信息交流的方便,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的出现正在带来价值交换的便利。互联网对银行的影响在于效率的提高和服务的便捷,而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却提供了一种崭新的开展银行业务的方式。银行的存贷汇业务完全可以在另外一个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之上,以更加灵活高效和多样化的方式开展。这就会从根本上改变现有银行业的基础,主流的银行机构因此会面临着更加巨大的挑战。这样的一个改变的进程目前正在通过区块链和数字稳定币的应用推广而开展起来。

目前的加密数字金融的起源是从比特币开始。比特币设计的初衷就是提供一个点对点之间直接进行支付的电子现金。与比特币同时问世的还有支持它运行的底层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和加密数字货币发展到今天,出现了更多种类的区块链底层和分布式记账技术。在这些底层技术支持的基础上,各种品牌的基于法币的数字稳定币开始出现,如 USDC 和 PAX。在过去的几年中,这样的数字稳定币发行量的持续增长已经表明了市场对这样的稳定币的强烈的需求。

谷燕西:区块链与稳定币或改变银行业务形式

在 2020 年,美国银行业的货币监理署明确表明联邦银行可以向数字稳定币的发行方提供储备的托管服务。这在合规方面澄清了金融监管的立场,因此美国银行就可以无顾虑地为数字稳定币的发行方提供包括托管在内的各种金融服务。这样的市场发展以及监管的明确的态度因此会进一步鼓励数字稳定币的发展。在这个领域中,目前市场中正在产生一些跳跃性的发展。第一, Diem (前 Libra)预期最早在 2021 年 1 月就会推出基于美元的数字稳定币。它现在只是在等待瑞士 FINMA 的批准。这个稳定币是在 Libra 区块链之上运行。从技术上来说,它可以触及到全球范围的所有用户。第二,在全球范围内拥有 3 亿用户的 PayPal 开始向其用户提供加密数字货币的买卖支付服务。在这个方面同它合作的公司是 Pax。Pax 是当前数字美元稳定币的一个主要的发行方。所以 PayPal 在此方面的发展趋势很有可能是基于数字美元稳定币提供支付服务。第三,最近 Visa 宣布它会向全球范围内的 6,000 万家商家提供支持使用 USDC 的信用卡。这个信用卡的持有者可以基于其 USDC 的余额进行支付。 USDC 数字美元稳定币是在区块链支持的基础上运行的。所以美元正在以数字化的形式在银行体系之外的底层基础设施之上开始在市场中流通使用。而这会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银行业务。

美元会从银行体系中以加密数字化的方式流出,在各种区块链上以不同的品牌来运行。银行中的存款的减少直接影响它的贷款业务。在互联网时期,第三方支付机构已经采用类似的方式将存款从银行体系中转到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但是在互联网时期,第三方支付机构依然使用银行提供的清算和结算系统。在区块链时代,数字美元稳定币的流通完全不是在银行的清算结算体系之上。银行在此方面提供的服务就不再是必须的了。基于数字美元稳定币的借贷业务自然也是在区块链之上进行。因此数字美元稳定币的发展实际上是提供了一个完全崭新的开展存贷汇业务的方式。数字美元稳定币的发行量越多,在其之上的存贷汇业务就越多,市场对银行在此方面的服务自然也会减少。但在这方面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样的存贷汇的业务的变化并不完全是相应的银行业务的损失。由于区块链技术和数字稳定币的特点,它能服务到现有的银行体系无法提供服务的领域。因此它也是在增加存贷汇业务的市场总量。

加密数字金融的发展同互联网时期发展的一个关键的差别是监管因素。由于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是价值的交换,因此此方面的监管因素的影响就更强。监管的立场直接影响此方面的进展。在目前的美国市场,监管的立场正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这样的改变正在直接推动加密数字金融的发展。

正在担任美国货币监理署(OCC)代理署长的 Brian Brooks 此前是加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Coinbase 的首席法务官。他在对待加密数字金融的发展方面持有非常前沿的观点。在这个方面 , 他喜欢使用的一个比喻就是把银行同邮局相类比。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人们之间的通信只能通过邮局来完成。但是互联网出现之后,通讯方式更加高效和低成本,通讯内容和形式也更加多种多样。因此邮局提供的通讯服务功能正在减弱。同样,区块链技术和加密数字货币的出现正在提供一个新型的价值交换方式。银行业务中的存贷汇业务就不一定需要通过银行来进行。Brian Brooks 不仅自己持有这种观点,而且在积极推进加密数字金融在此方面的进展。在 2020 年,在他的领导下, OCC 发表公开信,明确说明银行可以向加密数字金融公司提供合法的服务,也可以为数字稳定币的发行方提供储备托管服务。 OCC 目前还在推进一个全国范围内的特许经营牌照,允许非银行机构提供支付服务。这就为数字美元稳定币发行方提供了一个提供支付服务的机会。数字美元稳定币的流通使用就有了更加坚实的合规的经营基础。

综上所述,数字美元稳定币在市场中迄今为止的发展已经表明市场对它的强烈的需求。美国银行业监管的态度正在推动包括数字稳定币在内的加密数字金融的应用。瑞士 FINMA 对 Diem 稳定币的预期的批准会为数字稳定币在全球范围内的流通使用提供合规方面的基础。数字稳定币在全球范围内的流通使用会是一个不可更改的趋势。而这个趋势会对现有的银行体系产生巨大的冲击。这样的冲击会比互联网对银行业务的冲击更大。比尔盖茨关于银行业务的那个名言会被进一步的证实。

那么银行是否是完全处于被动的局面呢?当然不是。首先,银行就完全可以自己发行基于美元法币的数字稳定币。这样它就能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的基础上,把握这个新技术带来的各种优势,服务此前无法触及的业务领域。另外,最为重要的是,由于基础设施的改变,此前银行无法大规模开展的交易业务现在至少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是可以开展,因为金融业务完全是基于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并且是在同一个基础设施之上开展,所以目前的银行业和证券行业就不再有明确的边界。而银行利用其在制度,基础设施和用户方面的优势,完全可以大规模地参与交易业务。而且未来的交易方式会更加多种多样,不只限于目前的中心化的撮合交易和机构之间的点对点的场外交易。如果银行能把握这个趋势并做出相应的策略改变,银行依然会在未来的加密数字金融世界中占有优势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