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DAO 组织中,投票是个大问题。这篇文章将介绍一种利用两种 token 来巧妙解决投票参与度不高、注意力分散问题的新思路。

除此之外,我们还将讨论 DAO 组织在治理过程中,如何用 token 激励不同经济社区的参与、用预测市场的思路设计竞争机制、如何让社区提案推广者的成本有效控制等非常有趣的话题。

通过 DAOs,我们设想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人能够自发地为共同的目标而合作,实现公司、数字网络和集体智慧的统一。

随着技术的逐渐成熟,该组织形态的实践越来越多,但衡量一个 DAO 组织好坏的标准不是她是不是能做出正确的决策,而是她最终产出的决策是不是能有效的反映社区大多数人的想法。

原文标题:《Holographic consensus》
原文作者:Matan Field
编译:橙皮书,Jessie

1 现在 DAO 组织面临的问题有哪些?

在 DAO 组织的治理形式中,投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社区中的提案需要通过投票决定是否通过。

随着 DAO 组织的扩张和参与的人数的增多,相关的社区提案也会越来越多,如果要征集广泛的共识来实现最终决策会无可避免的效率低下。

但要是不要求更多的人参与,就会导致没人参与或参与的人作出的决定不能代表组织大多数人的想法(or say,广泛共识)。

1.1 绝对 / 相对多数投票制度

首先我们来区分两个概念,绝对和相对多数投票制度。

举个栗子,比如一个 DAO 组织有 100 个成员,此时需要通过一个提案。绝对民主下需要每个人都投票,只要超过 51 票赞成提案就通过。而相对民主下不强制每个人都投票,比如 100 个人里只有 9 个人参与了投票,那超过 5 票赞成即为提案通过。

绝对 / 相对多数投票制度下的问题是什么?

绝对多数的问题一般就是操作中的困难,使组织中每个人都参与治理难度和效率显而易见。

在相对多数下,只有时间是变量,如果有人想攻击的话他可以生成很多无效的提案,然后设定一个投票期间,只要到期时使赞成票数超过参与投票的半数就可以了(这种情况下就不会有很充分的参与率,所以很容易恶意操纵使提案被通过)。

比如攻击者可能是某个恶意提议的单个投票者,他发了个提案:将所有 DAO 资金转移给自己。随着固定的时间内需要进行投票的提案的增加,人们的注意力很容易就忽视掉这样的提案,所以如果他“通过”显然无法代表大多数人的态度。

当然,一般使用相对多数投票制时,会设置一个最低投票人数(quorums)。quorums 的问题在于,当设置得过高时,它们会面临绝对多数制度下的规模问题;当设置得过低时,它们会遇到相对多数制度的弹性问题,而且通常两者会同时出现。这种冲突随着提案数量的增加而增加,因此 quorums 仍不能缓解这个矛盾。

1.2 货币化注意力

在 DAO 组织中,社区成员的注意力一定是最宝贵而稀缺的,一方面大家更愿意关注和社区 / 自己利益相关的提案。且随着提案的增多,每个提案被分配的注意力也不可避免的被稀释。所以在没有激励模式的情况下,根本没人愿意参与。那么 DAO 组织用什么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发 DAO token,你参与我提案的投票我就奖励你。

但是究竟要发多少 token 是依据供需状况来确定的,比如社区现在有 20 个提案,每个提案要争夺大众的注意力所付出的成本就比整个社区中只有 1 个提案高的多。这种方法解决了相对多数投票中的参与率不佳的问题,使得最终的决策一定程度上能代表广泛共识,弊端是使提案赢得大众的注意力的推广成本会越来越高,也不是长久之计。

为了解决上述的矛盾,我们设计了两种 token 的经济激励模式,将绝对多数和相对多数投票制相结合。期间引入预言家对提案结果进行预测,预测正确的人可以“推动”提案的通过。

2 两种 token

引入的两种 token,一种是给投票者参与投票(线上治理)的补偿,另一种是给预言正确各种 DAO 提案是否会通过的预言家的奖励,但是预言家需要通过质押平台 token 参与预测。也就是说,DAO 组织中的决策需要社区中投票者的关注,因为这和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在过滤提案和保护围绕提案的决策过程中,在一个开放的、无需许可的网络上运行更好。

相应的,前者需要 DAO 组织自己的 token,后者需要承载各种 DAO 组织的全球化平台 token (例如 DAOstack GEN,Edgeware EDG etc)。

DAO 组织可以以 Bounty 的形式去发起预测活动,Bounty 的奖励可能来自提案的推广费也可能来自 DAO 组织本身的赞助。预言者通过质押代币(比如 GEN),预测对了拿奖励。

也就是说,预言家们先帮投票者筛选一波,哪些好的提案很大程度上会通过,就在这些提案上多下注(Stake)。被下注多的相关提案会顶上去(有点像搜索排名),投票者进行投票时就会先看到这些提案。

预言家不需要关心 DAO 组织中的决策最终能否成功,也不需要有多大的投票权。他们追逐的是短时间的经济效益,就像交易商,只要他们觉得自己有信息上的优势或就是单纯想质押 token 试一试,都可以参与。就像前面提到的,这个环节不同于投票环节,是无需许可的开放网络。

2.1 解决了三个问题:

1)投票者因激励不够,不会参与线上治理;
2)有一大堆的提案,分散了公众的精力,也稀释了每个提案的参与度;
3)提案的推广者随着社区提案的增多负担的成本越来越高

2.2 其他问题:

1)大户可以通过质押大量代币(GEN)买提案通过吗?显然不可以,大户针对单一提案质押大量代币,结果是提案的关注度上去了,但不一定会通过,因为投票权在 Voter 的手里;
2)投票者的 voting power 的游戏规则是怎样的?

根据所持的平台 token 的数量。(一律以 GEN 举例)

  • 通过质押(Stake) ETH 得到 GEN
  • 通过质押(Stake)白名单 token 得到 GEN
  • 也许还有 ...

当然整个方案还有令人疑惑的点,比如预测市场这个环节,是单纯的零和博弈,还是仅仅引入了预测环节,参与者通过质押代币(Staking)等着生利息?这二者对用户参与预测的积极性和活跃度是有影响的,最终也会间接影响到提案投票的流动性。

最后脑洞一个在内容行业的使用场景:想象一个 DAO 组织形式的杂志社,为了激励产出好的作品和好的作品赢得更多的关注,杂志社先抛出 N 个创作者们(志愿者们)打算写的选题,在社区内发起投票,然后社区外的大众可以参与预测,哪篇文章的热度最高(热度的评判标准是投票的票数最高),预测对了可以拿 token。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